社会新闻

“熟蛋孵小鸡”校长,有个中字头的头衔亮了

时间:2021/4/29 7:50:00  作者:未知  来源:中国青年网  查看:1  评论:0
内容摘要: 熟蛋返生孵小鸡?日前,论文《熟鸡蛋变成生鸡蛋(鸡蛋返生)-孵化雏鸡的实验报告》在舆论场上投下了一枚震撼弹。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论文的第一作者——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校长郭萍(本名郭花平,也称郭平)拥有多个头衔,特别是她那中字头的“中国管理...
 熟蛋返生孵小鸡?日前,论文《熟鸡蛋变成生鸡蛋(鸡蛋返生)-孵化雏鸡的实验报告》在舆论场上投下了一枚震撼弹。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论文的第一作者——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校长郭萍(本名郭花平,也称郭平)拥有多个头衔,特别是她那中字头的“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心脑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身份。

  

“熟蛋孵小鸡”校长,有个中字头的头衔亮了

 

  根据“春霖教育”公号的消息,2020年7月,郭萍被聘任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心脑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心脑教育研究课题组副组长。澎湃新闻注意到,数个月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领导考察调研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并对学校的办学宗旨、服务理念和课程设置给予“充分肯定”。

  4月27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一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介绍,等具体调查结果出来以后,他们相关的部门会进行一个处理。对于两者间的关系,心脑教育研究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则称,“她是挂名的,我们是合作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及其学术委员会近年来已多次在争议事件中露面,呈现出一派复杂的面貌。

  一方面,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在媒体报道中被形容为“一边寻找挂靠的上级主管单位、一边构建下属二级机构、一边内斗”,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则回应“不实评论、未经核实”。

  另一方面,盖有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印章的证书,进入市场流通环节,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方面对此回应称,学术委员会在程序把关上有问题,项目已经全部叫停。

  “紧密合作”

  根据2020年12月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官方公号“中管学坛”消息,12月4日上午,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姜有文、主任助理夏静、产学研合作部主任朱家伟一行应邀来到河南省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考察调研,受到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接待。

  上述消息称,在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校长郭萍,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党支部书记白卫云教授,执行副校长李静等学校主要领导的陪同下,先后到学校行政区、教研区、教学区、试验区详细参观了解学校的中长期发展规划、学校的课程设置、教学方式、教学条件、招生渠道、优势项目、培训成果等情况。

  

“熟蛋孵小鸡”校长,有个中字头的头衔亮了

 

  消息还提到,姜有文秘书长对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办学宗旨、服务理念和课程设置给予充分肯定,并希望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紧密合作,充分发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在教育培训资源方面的优势,通过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组织开展形式多样、内容实在、阳光健康的活动,引领广大青少年健康、快乐、幸福地生活、成长。围绕树立创新发展理念,组织青少年以“成为未来国家栋梁之才、为我国新时代建功立业”为主题,深入开展青少年素质提升建功立业竞赛活动,为加快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的专业人才和特殊人才队伍,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人才支持,作出应有的贡献。

  根据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心脑教育研究中心网站介绍,该中心作为学术委员会内设机构,是专门从事国学智慧、心智科学、人体科学、量子物理学、脑科学、思维科学、心理学、认知神经科学、心智健康、基础教育和家庭教育等交叉科学、前沿科学在教育成长、生命健康、科技创新、艺术创作、经营管理等诸多领域的理论及应用研究的学术研究机构。

  4月27日下午,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心脑教育研究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受访时表示,郭萍是挂名的,他们是合作关系。

  “她研究的那个东西,生命科学吧,我们的课题当中有关于生命科学的内容,她有这方面的研究,我们就是一个合作关系,但是她(那篇论文里)研究的东西我们没有参与,也不了解。”工作人员称。

  澎湃新闻注意到,4月27日稍晚些时候,上述“中管学坛”公号的文章已经被发布者删除。对此,这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我不知道,这个是去年的事我不大清楚。”

  他还介绍,郭萍“不是实际的职务在这边,不是实在的工作,我们会进一步研究处理。”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对外宣传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最高学术指导机构。

  4月27日,对于学术委和郭萍之间的关联,该委一名工作人员受访时称,这是心脑教育研究中心聘请的,他不太清楚。

  他表示,知道郭萍和她那篇“熟蛋返生”论文,并称“等具体的相关调查结果出来以后,我们相关的部门会进行一个处理。”对于公号文章被删除一事,他也称“不太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这一“最高学术指导机构”频频和乱象挂钩。

  2019年6月,新华社报道《花上千元就能买到“全国”“中”字头证书和奖状,谁是“神秘”卖家?》明确提到,有人在网络大量销售“中”字头的“全国大赛”奖状、职业技能证书,且多涉及一家单位,即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其中,一家公司工作人员发来的样证上盖有两个公章,分别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和“专业人才技能培训中心”,工作人员称是“今天刚刚收到的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专业人才技能证书”。

  当时,该公司给新华社记者发来了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于2019年4月出具的一份“合作证明”,上边盖着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的公章,称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专业人才技能培训中心与该公司合作开展专业人才岗位技能项目,统一颁发“专业人才技能证书”。记者当时从有关部门了解到,目前全国多地出现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下属机构名义卖证书、奖状现象,涉案人员众多。

  报道中,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卢继传说,该院是自收自支的国家事业单位,下属多个研究所(中心)收入主要靠咨询培训。他表示,近年来,有个别内部研究所(中心)搞歪门邪道,靠卖牌子、卖证书敛财,但也有机构冒充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名义行骗,目前收到群众举报的有10家左右。

  当时,新华社记者向卢继传求证网络买卖的“专业人才技能证书”的问题。他表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以自己名义合作开展职业技能培训,这个确实存在,证书上的章也是学术委员会的章。不过,深圳这家公司把证书拿到市场流通,这是不对的。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与其有协议,但他们没有严格按照协议来办。该学术委员会在程序把关上有问题,具体的培训范围和收费标准都没有到中管院进行备案。项目已经全部叫停,正在进行检查。

  单位“乱战”

  层层追溯,这也不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近年来首次卷入争议。

  就在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领导到访郑州市春霖职业培训学校的当月,《中国经营报》刊发报道《一个国家级事业单位的8年停顿与乱战》称,67岁的李树林,已经当选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的“临时负责人”3年了,但他还没见过自家单位的公章。作为“中字头”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出身非凡,使命独特:1987年,经批示设立,旨在成为一个不同于体制内智库的市场化科研机构。8年前,按照中央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中编办”)的安排,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时隔2年再次登记成为国家事业单位的同时,开始事业单位理事会制度改革,即让理事会成为决策和监督机构。同时,根据安排,中国旅游文化资源开发促进会(以下简称“旅促会”)成为中管院新的举办单位(指事业单位上级行政主管部门)。

  但本该在3个月内组建好的行政管理班子,至今未能完成,理事会也被指名存实亡。由举办单位旅促会委派的“挂名法定代表人”一挂就是8年,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的公章、事业单位法人执照、官网账号等,据称一直掌握在旅促会手中。

  报道称,李树林即在这一阶段当选,但却难掌实权,甚至接连遭到官网公告讨伐。而过去33年,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一边寻找挂靠的上级主管单位、一边构建下属二级机构、一边内斗的复杂历史,或许正是其当前难以“管理”的重要成因。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曾宣称拥有92个二级分支机构(研究所、研究中心),但受访者中,没有人知道确切的名单和数量。现在,经过漫长混战,这些二级机构不仅归属不明,且也在积极发展下级单位,还牵出难以计数的纠纷和诉讼,其中不乏金额上亿元的集资案。也有二级机构可以提供多达400种资格证书,最快几小时就能出证,收费仅在600~1000元。

  报道还指出,这家中字头机构的极端混乱状态,尽管有其曲折复杂的历史成因,但也从某个角度,折射出中国事业单位改革的难度。

  其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在官网上就此回应道:我院发现在网上传“一个国家级事业单位的8年停顿与乱战”的文章,对我院做出了不实评论,并未经核实,严重侵害了我院的名誉权。我们正在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并保留对有关人员法律追责的权力。同时,我院对冒充本院下属单位及人员违法违规行为已经报案。

  回应称,“我院一直根据中央编办‘依法治院、和谐办院’的指示精神,在积极努力开展各方面工作。请大家不制谣、不信谣、不传谣,共同努力,为维护我国经济社会的繁荣稳定,发挥国家事业单位的积极作用,做出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