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邓江龙抗疫随笔:写给余琳儿小姐的信

时间:2022/9/19 21:00:48  作者:邓江龙  来源:人民观察周刊  查看:18  评论:0
内容摘要:一余琳儿小姐:从未相见,此心依依。每当念及小姐芳容,肝肠寸断。最甜蜜的小姐呀!愿你身体健康。余琳儿小姐,我的爱神。我提笔写的《花溪之恋》已付梓三年,可我的心依旧坚定,你就是花溪,花溪亦是你。无数个夜里聆听着满世界撕碎的心,总是饱含深情,希望朝思暮想的女神马上出现。可,现实扎痛了我...

余琳儿小姐:

从未相见,此心依依。每当念及小姐芳容,肝肠寸断。最甜蜜的小姐呀!愿你身体健康。

余琳儿小姐,我的爱神。我提笔写的《花溪之恋》已付梓三年,可我的心依旧坚定,你就是花溪,花溪亦是你。无数个夜里聆听着满世界撕碎的心,总是饱含深情,希望朝思暮想的女神马上出现。可,现实扎痛了我的心,像三岔河奔腾的水;像石板跑出来的疫情,太疯得很。而当我的笔在信纸上淙淙飞响,慢慢地流淌的时候,可我始终满怀千言万语,却难以下笔。

最近,我的心已被这该死的疫情搞得万般交瘁。本想像往常一样,在花溪河畔,聆听着从巉岩、峭壁、峡谷、丛林中飞跃的鸟雀声,在十里河滩,听一闋奔放优美的交响乐。可是啊!这像疯子似的病毒猛感染人,连整个贵阳市的朋友们都在害怕遭受到它的突然袭击。哎,这个鬼东西,我恨死你。我担忧着,我的余琳儿小姐,大早上的,还在花溪排着队做核酸呢。或者像几百万市民,这么多天了,只能居家抗疫,不能到处逛。也许,不发生这次疫情,余琳儿小姐呀,我们会在花溪的步行街相遇。因为这该死的病毒啊,让我与余琳儿小姐的缘分相隔万里。秋天,应该是硕果累累,可,因为你,让我没有了机会。因此,我还是孤身一人,都怪你。要怪就怪这该死的病毒,要恨就恨这该死的疫情。

不少读者总喜欢问我,余琳儿到底是谁,是你女朋友?不是。余琳儿是我因恋上花溪,太过深,于是,便为她取了个贵族小姐的名字。她是我笔下幻化的姑娘,她是我的女神,她高尚,优雅,刚柔并济,是个善良的公主,也是一个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姑娘。

“花溪,是我的恋爱之神”

“每当我徜徉时儿,独自走在你的河岸旁,嗅觉你的芳香”

“丘陵、树木、山峡,甚至是高秃秃的山石上,到处是烈焰腾腾,我对你的百般追求、像烈火燃烧;我只想告诉你,我的爱,很忠贞”

“每个七彩斑斓的夜里,星星陪你说话,天空的蓝,用她那轻缓缓的云来抚摸你”

“对你的爱,在云贵高原,越来越深”

……

是的,余琳儿小姐,我怀着伟大的壮志与炙热的激情,满怀浓厚的斗志与决胜的雄心。我坚信,努力抗疫,绝不后退;我这颗心对待疫情,矢志不渝,坚持到底。

余琳儿小姐,我在南明河畔,隐隐约约地看东山在巍峨雄壮地屹立着,那座古寺,在山顶用他那清澈的眼神望着我。我相信,疫情就要结束了,它会被无数个英勇的战士,无数个美丽的白衣天使,无数个冲锋陷阵的志愿者,消灭殆尽。绝不让它有一丝喘气的机会。因为,全国人民视它为敌,贵阳的人们恨不得将它撕心裂碎,连一道道山川异域、一条条河流、每一座城和每一个片区,都对它深恶痛绝。疫情啊,病毒啊!你这个让我痛恨至极的鬼家伙,已扼不住我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我望着南明河畔,流着泪水,痛彻心扉,那27个贵阳朋友,他们有亲人,他们爱贵阳,贵阳是他们的家,他们更不想凌晨离开。在深夜的月光中,27颗闪烁的星,在这个梦里,问我:“贵阳解封了吗?等疫情结束了,我们就回贵阳,回我们的家。”

去美丽的情人谷,看山水瀑布;去花溪,在莽莽苍然的大峡谷间,陪着家人;尤其秋天来了,去花溪平桥,去红枫湖,去阿哈湖公园,去甲秀楼,去贵阳最美丽的地方……去青云路,去南国花锦,去青岩古镇,去贵阳吃最有特色的小吃。

余琳儿啊,我的心很沉重,也很凝重,貌似鬼神之箭猛力在刺向了我的心。我很痛苦,我很难受,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我一个人,聆听着,满世界撕碎的心。我朝着窗外,努力望去。贵阳是座温暖的城,她像母亲温暖这里的人们。而现在,我瞭望灯火,看着空着寂寞的城,我潸然泪下。在这个夜里,要向遇难的朋友们默哀。

他们离开了这座城,离开了家。他还是孩子,他还是孩子的父亲……在这个深夜里,我在想,如果我是这27位中的一个……

余琳儿小姐,你在花溪区,一定保重,我在南明区,用心思恋着你。

余琳儿小姐,我的爱人,我此刻心烦意乱,焦急如焚,只要听到警笛声,就会微微颤抖,那生机盎然的山,我也视它为敌人。我即使爱你,却只能蛰身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聆听的是满世界撕碎的心,及河水传来的汩汩声。可,万家灯火,大街小巷,很难见到一个人。想起我经常漫步在步行街,登上甲秀楼的石桥上,览一睹风景。走在南明河畔,小鸟在纵横交错的林子间,跳来跳去。大鱼在河里,摆弄着身躯。钓鱼的大叔,拿着鱼竿…

是的,南明河在夜色中,波光粼粼,还有那长颈鹤荡着涟漪欢笑的舞步。还有约三五朋友在河边的小酒吧,雷鸣般地尖叫。此刻,我的脸颊上滴落着泪水,我真的想抱着你泪流满面。

余琳儿小姐呀,我希望贵阳,这座城市的人,一切安好。我要珍惜这里的每一个人。

1800414336779410_5.png

【作者简介】 邓江龙,贵州织金人,1993年生于山东青岛。贵州志在千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代表作《花溪之恋》。现居贵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父亲和我们家的悲凉故事